叶鸿亮说话巴结了,不敢看旁边律师的眼光,指着南湘喝斥,“她,她胡说八道!画图纸和产家具是两码事!”

南湘露出清冷的笑,“你刚才不是还不承认你画了图纸吗?”

“律师,各位总监主管,我手机里有叶鸿亮画的3D图纸和签名,叶鸿亮所画的图纸,就是生产劣质家具的批次,并且有他和白震的私下转账记录。”

“这些都足以证明,叶鸿亮是白震私下找的设计师,他所设计的劣质家具。是白震勾结黑心木头厂商所为,南氏一无所知,是白震欲吞并南史牟取暴利的阴谋,与我父亲无关!”

南湘的说的有头有据,拿出的手机上拷贝的证据资料,也十分有力,逐渐获得了不少看众认可。

而叶鸿亮,则是表现越来越慌张。

当南湘继续说下去的时候,手机再响起,跳动的依旧是,老公两个字。

南湘手心出了汗,江夜宸突然打给她,难道是发现了不对?

一天内挂了他一次电话,现在又不接,想着江夜宸对脾气,她有点不敢想后果。

“南小姐,假设你所说为真,除了你手机展示的转账信息,其余的你如何证明呢?”

南湘正想接起来,前排座位律师突然提问,让她不得不又放下了手机。

看着始终无人接听的号码名字,江夜宸一张脸黑的沉出水来,突然,一阵聆听的钢琴乐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“你有没有听到铃声?”江夜宸狐疑的问。

班华放下联络中的电话,“有,很好听的钢琴铃声,好像在哪里听过,一时想不起了……。”

江夜宸注视前方一排紧闭的门,冷道,“仔细听一听,从哪个房间传出来的。”

“我想起来了,这首歌曲是大海的蓝色。好像,是太太的手机铃声。”

用这种空灵钢琴乐当手机铃声的人太少了,只听过一次两次的班华,也记住了。

“没错。”江夜宸点头更是确切了班华的猜疑。

“右前方那一个。”

听了一会铃声传来的方向,江夜宸就找准了位置。

“太太在金瑞的会议室里?”班华也看向了右前方的会议室。

说时快,江夜宸已经循着铃声的起源,踏步,走进了气氛紧张的会议室里。

一走进去,与房间里说的口干舌燥的南湘,四目相对在了一起。

“白震变更南氏法人信息,我爸爸的手术证明就是最好的证明!”

南湘当众回了一句,她以前从没有勇气,当众展露自我。

只是没想话音才落,江夜宸身影突如其来走进了视线中,打破了气氛。

“江总,你怎么亲临这里了?是找不到金总的办公室吗?”

旁听的男总监和几位高管,都认得进来的男人。看到江夜宸,全部的瞌睡虫打飞了。

取悦的速度比兔子还快,男总监最快的走到了前面迎接。

因为南湘第一时间躲开了视线,看上去好像和江夜宸完全不认识,男总监没有将南湘和身份尊贵的江夜宸联系在一起。

见南湘完全没有和自己相认的意思,江夜宸收回了视线,对男总监冷冷的道,“刚签了合同出来透口气,听闻金瑞来了律师,过来凑凑热闹。”

原本牵强的理由从男人口中说出,变得理所当然。

男总监先是有点奇怪,可江夜宸是谁啊?

金瑞奉为摇钱树,权力滔天一手遮天的大权贵。

他们哪敢说上半个不字?别说看个热闹了,想做什么都是任意妄为的。